日记 周记 读后感 作文 高考
当前位置:日记 > 写事作文

深夜灯光

www.0s.net.cn 作文550字 时间:2014-07-13 12:48:12 编辑:何沛玲
深夜灯光550字

  拉铃声响起,“啪——”的一声电灯关闭,几盏小灯又亮在各自的床头,灯光下一个个奋笔疾书的身影,映在雪白的墙壁上,忽然就显得好高大。 来源:日记http://wWW.0s.nEt.cn

  考试前她们又开始点亮台灯和手电,于是整个寝室就都是一片萤火虫般温暖如豆的灯光,在那灯光下,是一颗颗追着梦想,不甘沉沦的心。

  “这么晚了,还不睡吗?”我不忍心阻止她们,只好委婉的提醒道。

  几个人相视一笑,“寝室长,我们还再学一会儿。”我不语,寝室里又重归寂静。

  “你的灯低一点儿,要被舍长发现就完了!”“啊呀,都要贴到纸上了。”“是舍长,嘘——”几个人应声把头埋进了被子里,几盏灯几乎同时被灭掉了,寝室里一阵出奇的安静,直至舍长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的尽头,一盏盏灯才又亮了起来,沙沙的写字声,像是无数只蚕在小心翼翼地咀嚼着桑叶,万籁俱寂的沉沉黑夜,这始终亮着的灯下,我仿佛看见了萌芽的梦想在生长,不惧怕黑暗的沉重,不在意蚊虫的叮咬,一直在向前方的梦想努力着,那一盏小小的灯,已足够照亮对梦想所有的希冀。

  我侧过身,看见里我最记得一个同学正靠着被子读书,那本厚厚的书被她用一只手捧着。另一只手则握着电棒在书上照亮一行行细密的字体,仿佛头顶着探照灯的地质家在寻找宝藏,一双专注的眼睛中毫无倦意,仿佛已经走入了书里,与灰暗的字体和昏黄的灯光相守,也许她从未感到寂寞。

  因为宿舍的严格管制,台灯已不被允许使用了,但每当夜幕降临。还是会有人借着走廊的光去读书,灯虽不亮,但我们的梦想依然闪耀。

  卑微的梦想从未湮灭,绽放在灯光中,绚烂在青春里。

  让我们一起追梦吧!

深夜那微弱的灯光550字

  你们大家一定都被人帮助过吧?虽然可能只是雨中送伞微不足道的小事,但在我看来,它们比天还大,这里面有个故事。

  我7岁那年,妈妈带我去喝喜酒,晚上要很晚回来,但是妈妈怕我回去晚了明天起不来,所以让我一个人回去,对于这点,我是百般地愿意。晚上9点,我提着喜糖“马不停蹄”地往家赶。我穿过一条灯光闪耀、车水马龙的大街,来到了小区门口,但是,小区里静极了,只听得见沙沙的树叶声和啸啸的风声,它们结合在一起成了一首动听的小曲。突然,不知哪里传来了狗叫声,在寂静的夜空中显得格外清楚、响亮。我退缩了,望着四周黑漆漆的场景,我想:怎么连一盏灯也没开,这么黑,怎么走呀?可是,家总是要回的,再者说,妈妈帮忙要很晚才能回来。没办法,只好“闯”一“闯”这个“鬼门关”了。我硬着头皮往里走,借着皎洁的月光才没有摔跤,当我跌跌撞撞地来到一棵树下时,一节小小的蜡烛伸到了我的眼前,虽然这根小蜡烛的烛光很微弱,但它在夜黑风高的晚上显得那么耀眼,那么地温暖。我借着小蜡烛的烛光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个“不速之客”,发现他是个三十多岁的清洁工人,此时的他正笑吟吟地看着我:“以后走路别这么冒失,看看,差点撞到树了。”说着指了指面前的树,这时,我才发现面前的这棵“庞然大物”,着实把我吓了个半死!于是我感谢地对叔叔说:“谢谢你,叔叔。”叔叔摇摇头,把手中的蜡烛给了我,然后悠悠闲闲地走了。

  蜡烛至今还在我这儿,它被一个红色的盒子包装了起来。这个蜡烛代表的已不是蜡烛,而是沉甸甸的关心和温暖。

关于老师的作文:深夜,那盏灯1100字

  夜空群星闪耀,灯光依旧明亮,您高大的身影还映在窗外的草丛边,钢笔刷刷划过纸面的声响还清晰可闻,偶尔传来的沉重的叹息,是对我们顽皮闯下的祸慈祥的宽恕。深夜,灯再亮,教案的扉页再次掀开,疲倦的文字精神抖擞地排在四方格子里,叙说着明天的功课,讲解着人生的意义。

  举起心中的灯

  我还记得您看似严厉的双眼,语言中包含的滴滴真情,那是您对我们的爱最为含蓄而真诚的流露。

  您一向不让我们在打饭时两手都端着汤,“演杂技”似的走回自己餐桌旁的座位。但为了少走一次路,我们还是冒着被烫伤的危险两手“撑天平”。在我们一次次的“演杂技”,险些摔倒后,您终于忍不住,说:谁要是再两手端汤又被烫着,就要罚你了!

  然而,又有几个人能真正听懂这句饱含爱意的训斥?为了保护我们不会受伤,为了为了让我们拥有健康的身体,您用最普通的方式表达着最关切的爱。表面严厉而内心细腻的您,总是在不经意之间,流露出暖暖的爱,那慈父般的深情。日月流转,在雨中奔波的身影书写明天的课程,夜掌明灯,翻来又翻去的书页记载着昨天的奉献。眼中的语言叙说着心中的伤痛,上扬的嘴角包含夜晚的艰辛,课堂的欢笑充斥着对我们的自豪。

  不敢,点亮窗前的灯。

  深夜,那盏灯,书写隐含的爱意。

  点亮灯

  昨夜,雨作,谁为我们关窗?今晨,风寒,谁叫我们添裳?今日,欢聚,谁共我们欢笑?明日,离别,谁与我们心伤?

  昨夜风雨大作,树叶被打得哗啦啦地响,雨滴飞进宿舍,带来一丝丝寒气缠绕着我们朦胧的睡意。而您不顾夜晚的寒冷,起身为我们关上倔强打开的窗子,随着双手艰难地移动着窗的边缘,冰冷的雨滴顺着风闯进来,打湿了您温暖的发丝,打湿了您单薄的衣裳。睡梦,忽而变得更加香甜,梦里,满天星的香气弥漫天空。

  清晨,秋风阵阵袭,金色的杨树叶子落下一片又一片,标示着金秋的来临。早早起来的您不忘叮嘱我们多添几件衣裳,“天冷,多穿衣”。在我们胡乱套上校服褂子的同时,只记得叮嘱我们的您却忘记了为自己添衣。风吹来,阵阵寒,吹在身上,凉在心里。

  终究,点亮了那灯。

  深夜,那盏灯,感慨爱的细腻。

  熄灯

  如果黑板就是浩淼的大海,那么,老师便是海上的水手。铃声响起那刻,你用教职工鞭作浆,划动那船只般泊在港口的课本。课桌上,那难题堆放,犹如暗礁一样布列,你手势生动如一只飞翔的鸟,在讲台上挥一条优美弧线——船只穿过……天空飘不来一片云,犹如你亮堂堂的心,一派高远。

  情深似海,恩重如山,师恩难忘,您在深夜点亮的灯又怎能熄灭,那是照亮前程的灯啊,永不泯灭!

  轻轻地,吹熄手中的灯,因为在我手中的灯远不及您的万分之一,慢慢地,点亮心中的灯,在我的心中留下您永远高大的身影。

  深夜,那盏灯,彻夜明……

夜深千帐灯550字

  今夜的风雪真大!25岁的纳兰性德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回想这几天,他带着军队一路向西,翻过了无数座山,趟过了无数条河,带着命令直奔榆关。一路走来,大雪纷飞,狂风呼啸,这种恶劣的天气的确使他感到很陌生,这这里没有皇宫那么平静,有的只是虎吼般的风声,被狂风吹歪、大雪压倒的树木。远征的路途是那么的颠簸、那么的遥远。

  天渐渐的黑了,大军扎下了营帐,上千盏灯亮了起来,这可与京城的夜景相媲美。京城虽然繁华,但这里也有一幅难得的“繁华”。

  走了一天的路,终于停了下来。夜晚,在营帐中的纳兰性德怎么也睡不着。营帐外风雪交加,一会是凛冽的寒风,一会是漫天飞舞的鹅毛大雪,他怎能睡得着!好不容易迷糊了一会,可接着被“呼呼”的寒风叫了起来。他的思绪不禁飞回到家里:家中的父母可曾健康?自己的妻子心情可好?家人可有什么烦心事……,想着想着“呼呼”的寒风把他的思绪吹得七零八落。眼看就要到边关了,马上就要打仗了,希望战争早日结束,尽快回到家乡与亲人团聚……,“呼呼”寒风再次把他的思绪刮断了。的确,在家乡哪来得这种呼啸的狂风!

  想着想着,一首《长相思》从心中涌出:

  山一程,水一程,

  身向榆关那畔行,

  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

  聒碎乡心梦不成,

  故园无此声。

  行军苦,但保家卫国是男儿的义务;思故乡,无情未必真豪杰。纳兰性德,将一颗男儿之心融进诗词。直到今天读起这首《长相思》,那风雪夜中的“千帐灯”依然历历在目,像万千思乡的眼睛,像万千保家卫国的誓言,为后人传颂。

一盏深夜的灯550字

  在我的记脑海里,有一盏深夜的灯不曾暗淡过。就因为这盏灯使我一直不断努力向前,深深记住,只有坚持不懈才能成功。

  她,我的妈妈,相貌平平,长着一张瓜子脸,一把卷卷的长头发,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身材匀称,使人感觉很精神。她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人了,可是她有着特别的品质——做任何事都很认真。

  妈妈工作劳苦,回到家还要做许多家务。记得在我4、5岁那年,妈妈每逢周一至五都要去读夜校。她早晨为我准备早餐,送我去幼儿园,然后,就去上班,晚上回不来还有许许多多的家务,接着,读夜校,上完课回来,又复习至三更半夜才睡觉,而妈妈却一如既往地做着,从不对家人说一句诉苦的话。

  我爱这样的平凡生活,也爱这样执着的妈妈,记得妈妈在读夜校的时期,每天看书看到午夜,当我看到书房亮着那盏深夜的灯时,就会不由自主地从心里传来一阵酸痛,看,那盏深夜的明灯照在妈妈疲惫的脸上,像是在提醒妈妈:晚了,快睡吧!妈妈的眼睛不断的眨呀眨,她已经疲惫不堪了,可还是继续认真地复习,回想以前,妈妈的眼睛水灵灵的,想到着,我就颤了一下。

  记得有一次,妈妈在找一本书,那本书是她的老师推荐的,十分重要,但现在很少书店还有出售,可妈妈并没有因为遇到困难而放弃,每一间书店都仔细的找,不厌其烦地着,俗话说的好:“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几周地寻找,终于被妈妈找到了,妈妈抚摸着书,像放下心中的大石似的,开怀的笑了,我的妈妈竟是如此的执着。

  妈妈毕业后,那一盏深夜的灯很少在发出光芒,可是它永远不会在我心中消失,而会发出无限光芒。我爱妈妈,更爱妈妈那种无论做任何事都永不言弃的美好品质。但愿我也能拥有这样的品质。

深夜的灯光

  在一片漆黑的夜晚,你会看到一盏明亮的灯。灯光多一些我们的生活中的黑暗就会少一些。那一束束照亮我们生活的灯光,正是我们的爸爸给我们的父爱。

  爱深夜我们家的灯依然开着。我的爸爸经常辅导我,一直陪伴着我做完作业,那时已经是深夜11点、12点了。我洗洗睡后,这时爸爸依然挑灯奋战。给我检查作业。爸爸对我的要求非常严格。即使是一个得数错了他也要勾画出来,让我第二天改过来。每次爸爸检查过的作业百分之百得一百分,你说是什么让爸爸这么细心呢?是父爱,是父爱让他这么对我无微不至。

  我清楚地记得,有一次,那天作业非常多,我一做到12:30。但爸爸依旧陪伴着我,在明亮的灯光下,他那一张慈祥的面孔出现在饿哦的脑海里,一条条细细的皱纹显现在了他的笑脸上。几年来,一直是爸爸鼓励着我不断的前进、奋斗。

  爸爸谢谢你的爱,我一定会努力学习的。我感受到了父爱的伟大,父爱是由一个敬职的父亲对儿女的关爱。我们的父母也同样伟大,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一颗关心下一代的心。

深夜怀故友50字

  几日不见君,忧思入画屏。

  独卧冷月松,静听子规鸣。

  酒酣诗兴来,提笔山水情。

  恰似水潺潺,俟君管弦音。

山西吕梁文水县文水中学高三:高鼎

大年初十深夜寂聊3000字

  初十夜

  年味消逝的差不多的深夜,我坐在电脑前,敲打一篇许久未曾动工的文章。

  我一直希望自己是一个有一点文采,足够养活自己,却不必出名的人。我很喜欢一个朋友的说法,她说她希望自己成为一名作者,而非作家。人出了名以后,日子天翻地覆,我承受能力不高。写手没有名气,养不活自己。

  为了成为一名成功的作者,我和祯若讨论过多次,祯若的意见我从来没有采纳过,却依然坚持不懈的与她讨论。祯若和我相熟的很不正常。她是我初中三年的同班同学,可惜在初中的时候我们几乎如同陌生人,后来我们毕业,后来我们变得很熟。

  祯若理应和我不熟。她几乎就是我截然相反的一面。她痛恨自己的祖籍,我是爱国主义热血亲年;她是极端主义者,我一般不去自己惹麻烦;她在高档商店买淑女套装,跟我讨论韩国明星,我恨不得去地摊淘男装,喜欢枪战剧;她钟爱三文鱼,我看到就想吐;她喜欢狗,我喜欢猫;她比较矮,我比较高。

  祯若问我的理想,我说考古,她说你脑子有洞?我说生化,她说你去死吧!我说我想当旅行作家,她说大学老师怎么样?

  我以前写东西很有癖好,只用钢笔,墨水必须是蓝黑色,只写手稿,把字写得很端正。后来我一直没有稿费。

  我的第一笔稿费是人民币100元,发表在一本教育类书刊上,至今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发表的是哪篇文章。

  有段时间我四处投稿,干很缺德的事情,一篇稿子发N次,于是也没有音讯。那段时间,我很有激情,整天梦想着稿费啊稿费,由稿费一路联想到学校小卖部里的烤香肠,当然编辑们不懂一个没有零花钱的学生对小卖部烤香肠的渴望。祯若更不懂,祯若对我一切装穷真穷叫穷的行动都趋之若鹜,一副懒得理你的样子。

  凌晨

  我很困,有一些黑眼圈,随随便便倾洒在眼角轮廓上的淡墨色。屋外在化雪,窗户很浑浊,墨绿色的老旧窗帘上有拇指一般大的洞。

  站起来的时候腰肢闷痛,嗯哼着发出喃喃的干笑,回到房间觉得空气很差,附到桌前去开窗,铁窗框发出低哑的声音,我感到一股模糊的冷。从脚底传来。

  我冲了热水袋,毫不留情的踩在上面。袜子是新换的,中午从抽屉里抽出时还套着塑料皮贴着标签,散发着格格不入的气息。

  温和的没有抵抗力的温度贴在我的脚底,不情不愿。双脚依然冰冷,稍稍向上提一提,便能感到更清晰的冰冷,是黏稠的,让人害怕的。我把热水袋从双脚下解救出来,丢到一旁。

  夜色漆黑,覆盖雪的颜色。白昼明艳,看得到漫天不规则的雪花飞舞。

  我感到冷,手脚冰凉。我只穿了两件黑色的不厚的衣服。蹲在电脑面前,空调上罩着厚厚的布,漫无目的的打字。门外有一个男人睡在沙发上,呼噜声响亮、毫无规则,常常让我忘记打字的顺序和逻辑。因为这个男人的一部分原因,我来到这个世界,他又出了一些力,把我养到这么一个颓废的年龄。

  还有一个女人,睡在另一个房间,呼吸声安静,我带着耳机,放着Ineedadoctor,很难捕捉。

  我不恨他们,他们说爱我。我无法失去他们。

  我渴望自己能养活自己,这种渴望超越了我想要去旅行。

  旅行是我很少一直放在心里的一件事。去西部,去云南,去北方,去俄罗斯,去冰岛、挪威,或者去非洲。哪里都可以,不报旅行团,托人帮我买张廉价机票,呆上一两天,然后离开。这种想法仓促而缺失周全,我丝毫不考虑签证与景点的问题。

  祯若大概已经睡了,消息栏很安静,空挡、陌生、诡异、安全。

  我捏着一只冰冷的面包,吮吸、咀嚼、吞咽。吃了过多食物以后,味蕾不再需求,神经重复着机械习惯的动作。我瞄了瞄茶几上52°的白酒,酒瓶是地中海蓝,诱惑、安静。酒精的刺激对于我尚有作用,所以我没有去触碰。曾经对咖啡味敏感,在一杯杯浓咖之后暗淡下来,我不想失去太多的敏感。

  我想起了自己写的第一篇小说。小学四年级,不认识祯若,认识一些现在已经不记得的人,不懂很多现在不想懂的事。

  那篇小说在当时觉得很血腥,名字叫地下室的冤魂,充满了年轻冲动的个人英雄主义和幼稚,原稿早已不见,有时候想起来觉得好搞笑。那是我写的唯一一篇传奇,现在只有故事,我自己只生活在故事里,传奇让我陌生。

  读者除了我,还有乔那。

  我在幼儿园和小学时代,有三个固定的在当时形影不离且唯一的朋友。一个走一个来,足以体现我喜新厌旧的积习和当时让人羡慕的幼稚。

  乔那是第三个。当时她写了一篇关于精灵公主的和我交换着看。小学毕业以后我们失去联系,我过完空虚真切的初中三年,在网上查到她的学校,给她寄了张明信片,没有署名。

  她认了出来,花了两天回信。

  我关于小学同学后来的一些故事皆是从乔那那里听来。她小学毕业后去了直升的中学,小学的大部分同学后来都成为她的初中同学,初中是个已经可以保存在记忆里的年龄,我一直认为,乔那还记得我已经是个奇迹。

  如今霸气的乔那,和略带荒唐的我,那个时候都是无与伦比的幼稚。

  我的初中同学没有一个是小学同学,我有的时候庆幸,还好祯若没有再早一点认识我,不然我的事迹一定会被她当成课间闲谈和创造八卦的最佳材料。

  霸气的姑娘乔那,她的话比较少。

  十一晨

  我压根不知道曰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叫我往稿纸上写:“古人曰”,我语言不加修饰的时代在班主任千言万语的教诲下学会习惯的在文章里加上比喻拟人夸张。

  是不是所有人的曾经回忆起来都让自己觉得好笑。

  祯若对回忆很在行,她会不动声色的告诉我她在好几年前的一个中午站在走廊里大声唱歌,走廊最门口的班里有人抬起头来瞄她,她于是就很放肆的笑。

  祯若还回忆她视之珍宝的爱情。祯若喜欢的男生、毫无疑问和她的身高有很大的差距。祯若对她梦中情人展开强烈攻势的时候我并不在场,或者在做作业、要么听歌、要么纯粹在不上课的教室里大吵大闹,总之祯若失恋以后我出现了,成为最佳倾诉对象。我只见过那个男生的一张侧脸照,一张白净的瘦骨嶙峋的脸,上面打满了惊恐的表情、说啊啊啊我胖死了。我面无表情的看过、不打算发表任何评价。

  祯若在爱情里毫无智商可言。我在没有爱情的世界里充满理智。所有追过我的人在我眼里不幸都成了笑话,至今为止我只失过一次手,这样的战绩我还算比较满意。

  二年级的时候班里跑的最快的男生说非我不娶,我拉着乔那和他打了一架,居然赢了。四年级轮到成绩最差的一个男生天天给我带糖,后来因为我甩了他太多的巴掌他终于受不了痛苦而走,一群小学生为了此事八卦了整整一年。至今我还在上六年级的妹妹跟我信誓旦旦说起班里的八卦我就想起那个呆头呆脑的家伙并忍不住打寒战。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小学时代打人从来都是用尽全力,好多年不打人以后我想起我年轻时手下的受害者,情不自禁为他们默哀,阿门,希望我不要在他们幼小的心灵上造成伤害。

  初中过得很清静,连我妈都承认,我初中的确长挫了,丑姑娘没人要,脾气暴躁智商不高的丑姑娘更是没人要。我倒是享受清闲。

  高中的时候碰到我的小学同学,半年以后开始追我,我把他送的东西当着最后一排所有人的面扔到垃圾桶,他不死心,托了他一有点娘娘腔的哥们来劝我。

  他哥们和我原来关系不错,那件事后我彻底对这个娘娘腔的男人改变看法。

  娘娘腔说,他真的很喜欢我。

  我不喜欢他。

  能给他一次机会吗?他睡着的时候还在说让你不要离开他。娘娘腔说酸话的功力比我强大的多。

  我有喜欢的人了。

  我能知道是谁么?

  不能,滚蛋。

  我没有骗人,我的确失手过一次。好在也只失手过一次,不至于让祯若笑掉大牙。喜欢上他以后,我很清楚的知道他一点也不喜欢我。我拒绝别人时的毫不留情让我清晰痛苦的预感到表白的后果。为了劝自己早点收拾包裹走人、刚开始几个月我写了很多关于痴情怨妇终遭抛弃的小说。小说的主人公原型经常是自己活着祯若,现在想起来用我们两个神经质的性格作为怨妇的原版再合适不过,虽然祯若一定不会承认。

  我在初恋之前一直疑惑自己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类型,心动是一个很抽象的很具体的词,乔那的审美角度显然和我比较相似,而祯若和我几乎就完全相反。

  祯若在很早的时候喜欢过自己班里的一个男生,当然只喜欢了很短的一段时间,这段莫名其妙的感情在祯若遇到另一个男生之后被她自己迅速消灭干净。

  那个男生,怎么说呢,是我的青梅竹马吧。

  青梅竹马这个词在小说里是一件很浪漫的让人向往的事情,可是在现实生活中不是这样,至少对于我来说,简直是一件灾难。

  有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同龄男生和我一起长大,一个刚好比我大整整一百天,另一个比我小一个多月。祯若喜欢的是那个讨人厌的小弟弟。

  不论是弟弟还是哥哥,小时候天不怕地不怕的我揍起人来从来不手软。从小被我揍过的人大都在升学和转学中消失。可是我的青梅竹马们很不幸一直无法消失。

  每当我痛苦的回忆这些不堪入目的往事的时候,祯若就会很夸张的笑起来,笑的快要抽住,然后大声的说您老活该。

  我的青梅竹马小时候被我扇怕了,在我面前从来不敢提及往事,可是他们的妈妈,把我骑在哥哥头上踹他屁股当做茶后最佳笑料,百笑不厌,每次聚餐后必提一提,从我干出这些荒唐事后一直笑到现在,笑了已经快十年。

  我只能铁青着一张老脸靠在沙发上,我的青梅竹马不动声色的在一旁偷笑。的确如果他此时笑出声来,我一个肾上腺分泌过大就可能将旧事重演。

  反正已经被笑了这么多年了。

  十二夜

  今天去了学校出黑板报,黑板报这个职责,我担任了十余年,业绩极差,可是每届班主任都死活不让我退休。

  我在黑板报上潇潇洒洒写了一篇长文,外面在飘雪,第二教学楼还没有开课,学校切断了电源,我手机充不了电,还灌不了热水,手冻得像猪蹄。

  祯若见到会很开心的。

  祯若在家无所事事。

  她和我聊天的时候,偶尔会有一两次语重心长的时候,不过大部分时间她都无所事事。我也一样,每天都要做很多很多的作业,做作业的时候当然是无所事事。

  我曾有一段很幼稚的时光,那段时光我很执着,很向上。会写很励志的作文。后来大概被祯若带坏了。

  初中老师告诉我多用些修辞,高中老师告诉我要突出真实感,大部分时候我会当做他们两个更年期发作吵个架,可是真正写作文的时候我还是会很纠结、作文云云,不是日记,更不是小说,我不能在上面写满他妈的今天老子忒不爽,我得拎着一纸清静上交作业。我读张爱玲,读白落梅,读安妮宝贝和饶雪漫。读张悦然,读韩寒,从来不看郭敬明。

  我有很久没有往各大杂志编辑们的邮箱里投作文,最近的信件有些多,为小说出产的大幅减少找到了很好的理由。

  后来我学会在深夜对着电脑一个人絮絮叨叨说一些鬼话,让自己觉得自己说得很有哲理。写作文的时候,我小心翼翼的用着修辞,尽量不让自己被自己恶心到。这样纠结下来的作文拿给祯若看,她基本都是:你丫真矫情啊!

  很久没有把小说拿给乔那看过,跟乔那之间没有电话、没有短信,加了QQ号但是从来不聊。我们保持传统只有通信。

  乔那用蓝色0。38的水笔写白色的明信片,字相当潦草,远看挺潇洒,看实质内容的时候非常想哭。

  祯若和我之间也通信、祯若的字写得比乔那还难看、不可远观不可近赏。看了祯若的来信我会很欣慰,觉得自己写给她的信她一定看的懂。

  我有一只像素很低的手机,我强迫多很多人,逼他们看我用手机拍下来的字。居然没有人怪过我。我后来想了想因为我没有强迫过祯若,不然她会灭了我。

  在很早写的一篇压箱底的小说里,我对祯若的形容是:你很小,但你很强大。

  熬夜熬久了会成为习惯,不过昨天有个习惯熬夜的人告诉我他要早睡,他明天要早起去竞赛班上课。他跟我说晚安,我没有回。

  他是我喜欢的男孩子,我在心里和他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必须装出对你毫不在乎的样子。

  乔那告诉我晚安的拼音有我爱你的意思,我承认我有些矫情,不过从此以后我弟弟和我说晚安我都回再见。

  我突然想起来上个学期我被竞赛班踢了。老天作证,我真的只是去上着玩儿的。

  夜不深,窗外很黑。

  祯若说今天夜黑的很晚,我没有发现。对面那幢楼的等还几乎全部亮着,不过我打算睡觉了。在大晚上和我的电脑说了一些琐事,一些心事,不知道它听不听的懂。

  世界晚安。

梦在深夜100字

  黎明的泪水在枯萎的花瓣上落下,惊醒了邻屋旁铜绿里熟睡的青蛙,晚归的老牛凝眸,依恋着水田里娇羞的晚霞,漫天飘飞的荧火的深情在夜的怀里融化,我的梦,重复的弹奏着那年属于你我的盛夏。

  那时的你,留着长发,两颗小虎牙笑开了沉默了一季的石榴花,小河的涟漪咿呀,浸湿了你轻轻挽起的裙纱,那只漂亮发夹卡上的蝴蝶悄然长大,你捧起它,喃喃的说,快趁着天亮之前飞走吧!在下一个转身之后,我看见了你被风凌乱的脸颊,带着泪水,带着牵挂。

深夜的歌者1400字

  前些日子妈妈不在家。

  周末回家,爸爸笑着说:“这几天你妈不在,我天天晚上都去吃夜宵,今天你也跟着去?”我蹦了起来:“好啊好啊!”还不忘耍个贫嘴:“老爸啊,老妈不在这几天,你生活蛮滋润嘛!”

  晚上,爸爸带我拐进小区大门口旁的一间小小的夜排档。

  夜排档挺小的规模,经营夜排档的是一对夫妻,刚一进去,那个女人就笑呵呵地招呼道:“今天把女儿都带来了啊!来来来,快坐快坐!”我冲她一笑,挑了张桌坐下了。仔细打量这简易的棚,几张桌,几把凳,一个大冰柜,支撑着棚的铁杆上,附上几张大油纸,看上去很是简单,灯光昏黄,却透着别样的温馨。生意不很好,至少现在只有爸爸跟我。夫妻俩一个炒菜,一个擦桌,一面还有一搭没一搭地和爸爸聊着天。爸爸要了一瓶啤酒,男人送过瓶盖起子的时候,顺便给我带过来一杯温热的开水:“今天晚上有点冷呢,喝杯热水暖和暖和。”我笑着接过,然后说声“谢谢”。男人很开心地笑了,他憨厚的脸上显出了几条皱纹,却给人一种很朴实的感觉。说着“不用谢不用谢”,他继续忙活开了。

  爸爸在我对面坐下,从筷筒里抽出一双筷子,随口说了句:“这种一次性筷子曝光了,说是要致癌呢!”男人接过话茬:“曝光了?”女人回头看看我们,又默默转了回去,顿了顿,说:“没时间看电视,这种事情都没留心呢。”良久沉默。男人盯着手中的抹布,叹口气,走开了,不一会儿,只见他拿来了两双木筷,用餐巾纸很细心地把上面的水珠抹净,递给爸爸,说:“用这个吧。用一次性筷也是没办法呀。”说着,叹了口气。夫妻俩都沉默了,女人转过头来望着桌上的一次性筷,一言不发。晕黄的光线笼着她的脸,她的神色并不分明,似乎有些无奈,似乎又有些哀伤。她略张嘴,似乎想说什么,最终,她什么都没说,只是摇着头转回去继续低头炒菜,油烟渐起,笼住她的侧颜,隐约可见她脸上的无奈与淡淡的哀伤。

  我见此情景,忙岔开话题,问他们最近生意怎么样。女人一边翻腾着锅里的菜,一边淡淡地回答:“也就这样,一直是那么几个常客,多也不会多,饿倒也饿不死。”我一听这话,笑了起来:“有颗平常心还是不错的。”于是女人也笑了起来,手撩拨一下额前垂挂下来的头发:“对对对,就是一颗平常心嘛!”她笑起来竟很温雅,是岁月沉淀下来的安宁。其实,他们在生活中经历的、体悟的,是我远不能懂的,单那句“多也不会多,饿倒也饿不死”,这种泰然,怕是我学不来的吧。

  “菜来喽!”男人端上了菜。热气腾腾的菜扬起扑面而来的香,顿时让我食欲大振。菜的分量很足,满满一大盘。我夹起菜,送进嘴里,那突如其来的美味在我口中炸开,猝不及防的好吃。男人就像一个接受检阅的士兵一般,神情局促而充满期待地问:“味道怎么样?”我连声称好,男人脸上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

  吃完后我们跟他们挥手道别,两人一直目送我们走出大棚,男人还关切地说声:“慢走啊。”

  路上,没有月色,稀薄的星光远远地亮着。

  走在路上,我想了很多。

  他们是平凡的,甚至是属于社会底层的群体,他们这样起早摸黑,幸苦劳作,也不过换得养家糊口的拮据,但他们又远非这样一个群体,他们有着星光一样的璀璨。他们会主动递来一杯热开水,会因听了爸爸的一句话沉默良久,会在艰苦中依然保存一颗平常心,会在辛劳中仍不忘微笑。他们带给我的感动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这种感动,是令人震撼的,直达心灵的深处,而这种力量的源泉,是一颗热爱生活的心。

  纵使生活没有善待我,我也要学着去歌唱生活。

  深夜里总是有着星光,我们视线的背面,总是有着最美的歌手。

  他们唱着,在深夜起舞。

  他们,原是深夜的歌者。

深夜饮酒歌50字

  知我心伤,唯有杜康。

  四堵萧然,有饮辄酣。

  雷霆乍惊,箸掷勿掩。

  请君莫劝,翁待亭间。

  风丝丝焉,月皎皎焉。

  纵醉今天,酿始何年……

高三:裸丁

写事作文 http://www.0s.net.cn/zuowen/xieshi/120778.html
转载分享本站内容www.0s.net.cn,请保留文章来源信息和链接!
小学作文 初中作文 读后感 写事作文 写人作文 写景作文 想象作文 感恩作文 作文50字 作文100字 作文150字 作文200字 作文250字 作文300字 作文350字 作文400字 作文450字 作文500字 作文550字 作文600字 作文650字 作文800字 励志 高中作文 节日作文 作文大全 作文 上一篇:阴天 下一篇:我最喜欢的一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