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 周记 读后感 作文 高考
当前位置:日记 > 二年级作文

听雨

www.0s.net.cn 作文600字 日记 读后感 周记 时间:2014-04-14 10:25:49
听雨600字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杜牧 日记日记http://www.0S.net.cn

  我喜欢独自一个在夜里倾听细雨的声音,雨是自然的精灵,我想。打开台灯,黄色的灯光洒上一片温暖,泡上一杯香茗,细细地品,静静地听……打开窗,清新的泥土芳香夹着淅沥的雨声飘然而入,呵,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说不出的惬意,我要三分易安的婉约,三分东坡的豪放,三分耆卿的淡泊,一段纳兰的心绪,凑成十分的惬意再来倾听着自然的雨声。春雨细小,使人温馨,她清新而不妩媚,纤小而不失豪劲,她总是细细地诉说,诉说春的幽远和煦。夏雨的豪爽让人痛快,她像惊世骇俗的佳作美文,忽而高山流水,忽而一泻千里,忽而崇山纳壤,忽而大海吞流,让人畅快淋漓。秋雨凄凄怨怨让人爱怜,她忽而浅吟低唱,忽而如行云流水,忽而欲说还休。冬雨不再矜持,但她仪态端庄雍容典雅。

  倾听着四季的雨声不觉感慨镜花水月,沧海桑田。雨是有灵性的,她似乎顺乎人意“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雨同样是温柔的,不见“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雨还是妖艳的“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每当寒暑易节,总感慨世界险恶,红尘滚滚,于是便更向往那“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杯中的茶已尽,不愿再倒一杯。妙玉说过:“一杯为品,两杯便成了解渴的蠢物。”风属烈性,雨属知性。风属艺术,雨便近乎哲学了。喜欢一个人在夜里倾听雨的声音,倾听着自然的旋律,“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她使我思绪不断,这思绪如同一片白云,飘在我心灵上空,使之变得宁静而高远。凡人多一分世故便多一分机智,多一分机智便少一分高雅。我倒宁愿少一分机智多一分高雅。醉心于皈依自然的高雅。夜深人静,挑灯听雨,会心之状,不觉莞尔。

江苏苏州金阊区苏州市三元第三小学六

听听那冷雨1400字

  记不清何时竟喜欢听那雨的声音,喜欢去亲近冷冷的雨。记得江南水乡的雨是柔的,那是绵绵细雨;记得云贵高原的雨是磅礴的,那是倾盆大雨;而我故乡的雨,既不如江南的雨那样温柔,又不像云贵高原上的雨说来就来,一会儿艳阳高照,一会儿就下起的是瓢泼大雨,我故乡的雨是冷冷的,既有些温柔、缠绵,有时候又气势如虹。我最喜欢的还是我家乡的雨。不知道楠,你是不是还记得家乡的雨?

  ——题记

  小时候,怕下雨,怕打雷,听听雨的声音,简直是恐怖,这是便撒娇似的拥入妈妈的怀中,奶声奶气地说“妈妈,我怕。”现在我长大了,不再怕那雨声,也不再怕那雷声,一个心烦的时候,听听那冷雨,反到是一种享受。

  我和朋友楠就相识在雨中。楠是初一年级下学期转到我们学校来的,我以前的同桌刚刚转走,身边便留下一个空位,楠就很自然地坐到了我的旁边,我们成了同桌,成了朋友。楠是一个有自闭倾向的女孩,她成绩一般,不会受到老师同学的重视,也从不主动和其它的同学打交道,只是喜欢一个人,她甚至很少开口说话。由于她很少开口,很少与同学交往,老师觉得她高傲,同学觉得她很骄傲。而我却发现楠是一个善良,可爱的女孩儿,只要她比我早到学校,我搭在桌子上的凳子从来都是放下来的,我心里知道那都是楠做的。每当我笑着对楠说声谢谢时,她有会露出开心而满足的微笑,我知道楠其实是需要别人关怀的。我和楠之所以成为那样要好的朋友,是因为我们竟然都有喜欢听雨的习惯。

  记得那是一个晚秋了,雨已经给人冰冰的感觉,好冷好冷。我因为心情很烦,就一个人坐在花园边,想着自己的心事。我发现不远处也坐着一个人,就是楠。我走过去,友好地向她打招呼:“你也在这儿呀,你也喜欢看雨?”楠摇摇头,特别小声地说了一句话:“我不是喜欢看雨,我是喜欢听雨。”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楠独立地说完这么长的一个句子,并且说得很清楚。我这才明白,这原来是一个和我一样喜欢听雨的女孩儿呀,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和她成为朋友呢。我笑着对楠说:“也许我们可以成为朋友。”楠惟恐是自己听错了,她胆怯地抬起头望着我:“我可以吗?你会把我当朋友吗?”

  “当然,因为我是个和你一样喜欢听雨的女孩儿呀!我们有什么理由不成为朋友呢?”我知道那可能是楠第一次感受到别人对她的关心,对她的爱,她那时才知道,其实她也可以有朋友的。从那以后,我和楠成为了最好的朋友,楠渐渐变得胆大了,甚至偶尔会在课堂上发言,那学期的期末考试,她的成绩提高了十几名,我也真心地为她感到高兴。

  从那以后,每到下雨,便出现那样一幅画面:两个小小的女孩儿,两个同是喜欢听雨的女孩儿,手牵着手,听着那冷冷的雨,想着各自的心事儿。一听到雨,心里就有说不出的痛快,心也变得特别静,一切烦心的事儿仿佛等雨一停就全都会过去。

  我和楠近三年的友谊就要走到尽头,我们快要毕业了,要各奔东西。又是下雨的一天,楠牵着我的手说,她其实是想和我念一个高中的。我问她那为什么不呢?她掉出了眼泪,说出了她最大的秘密。至今想起来,楠那时的眼泪是我心底深处听过的最冷最冷的雨。她哭着对我说,她原来从小就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她的父母很小就离婚了,她的父母经协商楠由爸爸抚养。她爸爸和她相依为命到13岁,就是她刚转到我们学校的那一年,她的妈妈突然回来了,而且变得很有钱。

  她妈妈此时觉得楠跟着她爸爸过穷日子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便向她爸爸要求要回她的抚养权,还一纸诉讼将楠的爸爸告到法院。法院考虑到楠的爸爸的经济状况,确实不适合小孩的健康成长,加上她是女孩儿应当跟着妈妈,就把楠判给了妈妈。本来那时,楠的妈妈就想将楠带去加拿大,是楠一直不肯才拖到了现在。现在她中学毕业了,她妈妈要带她移民加拿大,到那里去上好的高中,我和楠就这样要分开了。我原本想,就算我们中学毕业,以后总还会有联系,或者我们说不定会上同一所中学,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尽管这样,我还是在楠的面前强颜欢笑,可我还是哭了,我对楠说:“你妈妈要带出国,这也是件好事儿呀,再说,通讯那么发达,我们又不会失去联系。”楠看着我没有说话,雨还在一直下,我从未听到那么冷的雨,其中还有我们的泪水。

2013年高考考前必读名家经典美文之听听那冷雨

  惊蛰一过,春寒加剧。先是料料峭峭,继而雨季开始,时而淋淋漓漓,时而淅淅沥沥,天潮潮地湿湿,即连在梦里,也似乎有把伞撑着。而就凭一把伞,躲过一阵潇潇的冷雨,也躲不过整个雨季。连思想也都是潮润润的。每天回家,曲折穿过金门街到厦门街迷宫式的长巷短巷,雨里风里,走入霏霏令人更想入非非。想这样子的台北凄凄切切完全是黑白片的味道,想整个中国整部中国的历史无非是一张黑白片子,片头到片尾,一直是这样下着雨的。这种感觉,不知道是不是从安东尼奥尼那里来的。不过那—块土地是久违了,二十五年,四分之一的世纪,即使有雨,也隔着千山万山,千伞万伞。十五年,一切都断了,只有气候,只有气象报告还牵连在一起,大寒流从那块土地上弥天卷来,这种酷冷吾与古大陆分担。不能扑进她怀里,被她的裙边扫一扫也算是安慰孺慕之情吧。

  这样想时,严寒里竟有一点温暖的感觉了。这样想时,他希望这些狭长的巷子永远延伸下去,他的思路也可以延伸下去,不是金门街到厦门街,而是金门到厦门。他是厦门人,至少是广义的厦门人,二十年来,不住在厦门,住在厦门街,算是嘲弄吧,也算是安慰。不过说到广义,他同样也是广义的江南人,常州人,南京人,川娃儿,五陵少年。杏花春雨江南,那是他的少年时代了。再过半个月就是清明。安东尼奥尼的镜头摇过去,摇过去又摇过来。残山剩水犹如是,皇天后土犹如是。纭纭黔首、纷纷黎民从北到南犹如是。那里面是中国吗?那里面当然还是中国永远是中国。只是杏花春雨已不再,牧童遥指已不再,剑门细雨渭城轻尘也都已不再。然则他日思夜梦的那片土地,究竟在哪里呢?

  在报纸的头条标题里吗?还是香港的谣言里?还是傅聪的黑键白键马恩聪的跳弓拨弦?还是安东尼奥尼的镜底勒马洲的望中?还是呢,故宫博物院的壁头和玻璃柜内,京戏的锣鼓声中太白和东坡的韵里?

  杏花,春雨,江南。六个方块字,或许那片土就在那里面。而无论赤县也好神州也好中国也好,变来变去,只要仓颉的灵感不灭,美丽的中文不老,那形象那磁石一般的向心力当必然长在。因为一个方块字是一个天地。太初有字,于是汉族的心灵他祖先的回忆和希望便有了寄托。譬如凭空写一个“雨”字,点点滴滴,滂滂沱沱,淅淅沥沥,一切云情雨意,就宛然其中了。视觉上的这种美感,岂是什么rain也好pluie也好所能满足?翻开一部《辞源》或《辞海》,金木水火土,各成世界,而一入“雨”部,古神州的天颜千变万化,便悉在望中,美丽的霜雪云霞,骇人的雷电霹雹,展露的无非是神的好脾气与坏脾气,气象台百读不厌门外汉百思不解的百科全书。

  听听,那冷雨。看看,那冷雨。嗅嗅闻闻,那冷雨,舔舔吧,那冷雨。雨在他的伞上这城市百万人的伞上雨衣上屋上天线上,雨下在基隆港在防波堤海峡的船上,清明这季雨。雨是女性,应该最富于感性。雨气空而迷幻,细细嗅嗅,清清爽爽新新,有一点点薄荷的香味,浓的时候,竟发出草和树林之后特有的淡淡土腥气,也许那竟是蚯蚓的蜗牛的腥气吧,毕竟是惊蛰了啊。也许地上的地下的生命也许古中国层层叠叠的记忆皆蠢蠢而蠕,也许是植物的潜意识和梦紧,那腥气。

  第三次去美国,在高高的丹佛他山居住了两年。美国的西部,多山多沙漠,千里干旱,天,蓝似安格罗萨克逊人的眼睛,地,红如印第安人的肌肤,云,却是罕见的白鸟,落基山簇簇耀目的雪峰上,很少飘云牵雾。一来高,二来干,三来森林线以上,杉柏也止步,中国诗词里“荡胸生层云”或是“商略黄昏雨”的意趣,是落基山上难睹的景象。落基山岭之胜,在石,在雪。那些奇岩怪石,相叠互倚,砌一场惊心动魄的雕塑展览,给太阳和千里的风看。那雪,白得虚虚幻幻,冷得清清醒醒,那股皑皑不绝一仰难尽的气势,压得人呼吸困难,心寒眸酸。不过要领略“白云回望合,青露入看无”的境界,仍须来中国。台湾湿度很高,最饶云气氛题雨意迷离的情调。两度夜宿溪头,树香沁鼻,宵寒袭肘,枕着润碧湿翠苍苍交叠的山影和万缀都歇的俱寂,仙人一样睡去。山中一夜饱雨,次晨醒来,在旭日未升的原始幽静中,冲着隔夜的寒气,踏着满地的断柯折枝和仍在流泻的细股雨水,一径探入森林的秘密,曲曲弯弯,步上山去。溪头的山,树密雾浓,蓊郁的水气从谷底冉冉升起,时稠时稀,蒸腾多姿,幻化无定,只能从雾破云开的空处,窥见乍现即隐的一峰半堑,要纵览全貌,几乎是不可能的。至少上山两次,只能在白茫茫里和溪头诸峰玩捉迷藏的游戏。回到台北,世人问起,除了笑而不答心自问,故作神秘之外,实际的印象,也无非山在虚无之间罢了。云绦烟绕,山隐水迢的中国风景,由来予人宋画的韵味。那天下也许是赵家的天下,那山水却是米家的山水。而究竟,是米氏父子下笔像中国的山水,还是中国的山水上只像宋画,恐怕是谁也说不清楚了吧?

  雨不但可嗅,可亲,更可以听。听听那冷雨。听雨,只要不是石破天惊的台风暴雨,在听觉上总是一种美感。大陆上的秋天,无论是疏雨滴梧桐,或是骤雨打荷叶,听去总有一点凄凉,凄清,凄楚,于今在岛上回味,则在凄楚之外,再笼上一层凄迷了,饶你多少豪情侠气,怕也经不起三番五次的风吹雨打。一打少年听雨,红烛昏沉。再打中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三打白头听雨的僧庐下,这更是亡宋之痛,一颗敏感心灵的一生:楼上,江上,庙里,用冷冷的雨珠子串成。十年前,他曾在一场摧心折骨的鬼雨中迷失了自己。雨,该是一滴湿漓漓的灵魂,窗外在喊谁。

  雨打在树上和瓦上,韵律都清脆可听。尤其是铿铿敲在屋瓦上,那古老的音乐,属于中国。王禹的黄冈,破如椽的大竹为屋瓦。据说住在竹楼上面,急雨声如瀑布,密雪声比碎玉,而无论鼓琴,咏诗,下棋,投壶,共鸣的效果都特别好。这样岂不像住在竹和筒里面,任何细脆的声响,怕都会加倍夸大,反而令人耳朵过敏吧。

  雨天的屋瓦,浮漾湿湿的流光,灰而温柔,迎光则微明,背光则幽黯,对于视觉,是一种低沉的安慰。至于雨敲在鳞鳞千瓣的瓦上,由远而近,轻轻重重轻轻,夹着一股股的细流沿瓦槽与屋檐潺潺泻下,各种敲击音与滑音密织成网,谁的千指百指在按摩耳轮。“下雨了”,温柔的灰美人来了,她冰冰的纤手在屋顶拂弄着无数的黑键啊灰键,把晌午一下子奏成了黄昏。

  在古老的大陆上,千屋万户是如此。二十多年前,初来这岛上,日式的瓦屋亦是如此。先是天黯了下来,城市像罩在一块巨幅的毛玻璃里,阴影在户内延长复加深。然后凉凉的水意弥漫在空间,风自每一个角落里旋起,感觉得到,每一个屋顶上呼吸沉重都覆着灰云。雨来了,最轻的敲打乐敲打这城市。苍茫的屋顶,远远近近,一张张敲过去,古老的琴,那细细密密的节奏,单调里自有一种柔婉与亲切,滴滴点点滴滴,似幻似真,若孩时在摇篮里,一曲耳熟的童谣摇摇欲睡,母亲吟哦鼻音与喉音。或是在江南的泽国水乡,一大筐绿油油的桑叶被啮于千百头蚕,细细琐琐屑屑,口器与口器咀咀嚼嚼。雨来了,雨来的时候瓦这幺说,一片瓦说千亿片瓦说,说轻轻地奏吧沉沉地弹,徐徐地叩吧挞挞地打,间间歇歇敲一个雨季,即兴演奏从惊蛰到清明,在零落的坟上冷冷奏挽歌,一片瓦吟千亿片瓦吟。

  在旧式的古屋里听雨,听四月,霏霏不绝的黄梅雨,朝夕不断,旬月绵延,湿黏黏的苔藓从石阶下一直侵到舌底,心底。到七月,听台风台雨在古屋顶上一夜盲奏,千层海底的热浪沸沸被狂风挟挟,掀翻整个太平洋只为向他的矮屋檐重重压下,整个海在他的蝎壳上哗哗泻过。不然便是雷雨夜,白烟一般的纱帐里听羯鼓一通又一通,滔天的暴雨滂滂沛沛扑来,强劲的电琵琶忐忐忑忑忐忐忑忑,弹动屋瓦的惊悸腾腾欲掀起。不然便是斜斜的西北雨斜斜刷在窗玻璃上,鞭在墙上打在阔大的芭蕉叶上,一阵寒潮泻过,秋意便弥湿旧式的庭院了。

  在旧式的古屋里听雨,春雨绵绵听到秋雨潇潇,从少年听到中年,听听那冷雨。雨是一种单调而耐听的音乐是室内乐是室外乐,户内听听,户外听听,冷冷,那音乐。雨是一种回忆的音乐,听听那冷雨,回忆江南的雨下得满地是江湖下在桥上和船上,也下在四川在秧田和蛙塘,—下肥了嘉陵江下湿布谷咕咕的啼声,雨是潮潮润润的音乐下在渴望的唇上,舔舔那冷雨。

  因为雨是最最原始的敲打乐从记忆的彼端敲起。瓦是最最低沉的乐器灰蒙蒙的温柔覆盖着听雨的人,瓦是音乐的雨伞撑起。但不久公寓的时代来临,台北你怎么一下子长高了,瓦的音乐竟成了绝响。千片万片的瓦翩翩,美丽的灰蝴蝶纷纷飞走,飞入历史的记忆。现在雨下下来下在水泥的屋顶和墙上,没有音韵的雨季。树也砍光了,那月桂,那枫树,柳树和擎天的巨椰,雨来的时候不再有丛叶嘈嘈切切,闪动湿湿的绿光迎接。鸟声减了啾啾,蛙声沉了咯咯,秋天的虫吟也减了唧唧。七十年代的台北不需要这些,一个乐队接一个乐队便遣散尽了。要听鸡叫,只有去诗经的韵里找。现在只剩下一张黑白片,黑白的默片。

  正如马车的时代去后,三轮车的夫工也去了。曾经在雨夜,三轮车的油布篷挂起,送她回家的途中,篷里的世界小得多可爱,而且躲在警察的辖区以外,雨衣的口袋越大越好,盛得下他的一只手里握一只纤纤的手。台湾的雨季这么长,该有人发明一种宽宽的双人雨衣,一人分穿一只袖子此外的部分就不必分得太苛。而无论工业如何发达,一时似乎还废不了雨伞。只要雨不倾盆,风不横吹,撑一把伞在雨中仍不失古典的韵味。任雨点敲在黑布伞或是透明的塑胶伞上,将骨柄一旋,雨珠向四方喷溅,伞缘便旋成了一圈飞檐。跟女友共一把雨伞,该是一种美丽的合作吧。最好是初恋,有点兴奋,更有点不好意思,若即若离之间,雨不妨下大一点。真正初恋,恐怕是兴奋得不需要伞的,手牵手在雨中狂奔而去,把年轻的长发的肌肤交给漫天的淋淋漓漓,然后向对方的唇上颊上尝凉凉甜甜的雨水。不过那要非常年轻且激情,同时,也只能发生在法国的新潮片里吧。

  大多数的雨伞想不会为约会张开。上班下班,上学放学,菜市来回的途中。现实的伞,灰色的星期三。握着雨伞。他听那冷雨打在伞上。索性更冷一些就好了,他想。索性把湿湿的灰雨冻成干干爽爽的白雨,六角形的结晶体在无风的空中回回旋旋地降下来。等须眉和肩头白尽时,伸手一拂就落了。二十五年,没有受故乡白雨的祝福,或许发上下一点白霜是一种变相的自我补偿吧。一位英雄,经得起多少次雨季?他的额头是水成岩削成还是火成岩?他的心底究竟有多厚的苔藓?厦门街的雨巷走了二十年与记忆等长,—座无瓦的公寓在巷底等他,一盏灯在楼上的雨窗子里,等他回去,向晚餐后的沉思冥想去整理青苔深深的记忆。

  前尘隔海。古屋不再。听听那冷雨。

听听那冷雨800字

  记不清何时竟喜欢听那雨的声音,喜欢去亲近冷冷的雨。记得江南水乡的雨是柔的,那是绵绵细雨;记得云贵高原的雨是磅礴的,那是倾盆大雨;而我故乡的雨,既不如江南的雨那样温柔,又不像云贵高原上的雨说来就来,一会儿艳阳高照,一会儿就下起的是瓢泼大雨,我故乡的雨是冷冷的,既有些温柔、缠绵,有时候又气势如虹。我最喜欢的还是我家乡的雨。不知道楠,你是不是还记得家乡的雨?

  ――题记

  小时候,怕下雨,怕打雷,听听雨的声音,简直是恐怖,这是便撒娇似的拥入妈妈的怀中,奶声奶气地说“妈妈,我怕。”现在我长大了,不再怕那雨声,也不再怕那雷声,一个心烦的时候,听听那冷雨,反到是一种享受。

  我和朋友楠就相识在雨中。楠是初一年级下学期转到我们学校来的,我以前的同桌刚刚转走,身边便留下一个空位,楠就很自然地坐到了我的旁边,我们成了同桌,成了朋友。楠是一个有自闭倾向的女孩,她成绩一般,不会受到老师同学的重视,也从不主动和其它的同学打交道,只是喜欢一个人,她甚至很少开口说话。由于她很少开口,很少与同学交往,老师觉得她高傲,同学觉得她很骄傲。而我却发现楠是一个善良,可爱的女孩儿,只要她比我早到学校,我搭在桌子上的凳子从来都是放下来的,我心里知道那都是楠做的。每当我笑着对楠说声谢谢时,她有会露出开心而满足的微笑,我知道楠其实是需要别人关怀的。我和楠之所以成为那样要好的朋友,是因为我们竟然都有喜欢听雨的习惯。

  记得那是一个晚秋了,雨已经给人冰冰的感觉,好冷好冷。我因为心情很烦,就一个人坐在花园边,想着自己的心事。我发现不远处也坐着一个人,就是楠。我走过去,友好地向她打招呼:“你也在这儿呀,你也喜欢看雨?”楠摇摇头,特别小声地说了一句话:“我不是喜欢看雨,我是喜欢听雨。”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楠独立地说完这么长的一个句子,并且说得很清楚。我这才明白,这原来是一个和我一样喜欢听雨的女孩儿呀,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和她成为朋友呢。我笑着对楠说:“也许我们可以成为朋友。”楠惟恐是自己听错了,她胆怯地抬起头望着我:“我可以吗?你会把我当朋友吗?”

  “当然,因为我是个和你一样喜欢听雨的女孩儿呀!我们有什么理由不成为朋友呢?”我知道那可能是楠第一次感受到别人对她的关心,对她的爱,她那时才知道,其实她也可以有朋友的。从那以后,我和楠成为了最好的朋友,楠渐渐变得胆大了,甚至偶尔会在课堂上发言,那学期的期末考试,她的成绩提高了十几名,我也真心地为她感到高兴。

听听那冷雨500字

  迷蒙中,一个模糊的身影愈来愈近。一身素白丝绸旗袍恰到好处的包裹在纤细的腰身上。无不彰显着一个水乡女子的娟秀气质。承袭了水的柔美和雨的多情。撑着一把赤红色的油纸伞袅袅婷婷的隽步在这水乡乌巷中。

  嘴里轻轻哼唱着小曲,天街小雨润如酥。

  雨沥沥地嗒在红伞上,但却被温柔掩埋了,于是也变的乖巧,和谐的顺伞的弧度滑下。

  红伞的色泽映红了女子的面颊。白里透红,红里忖粉。

  女子住足,眼神恍惚,摇散不定。望尽了长空,也无人浸入眼帘。只有这细细的小雨,无声的滋润着每一个生命,同时也陪着她寂静的等待。

  干净的青石砖被雨淋洗的透出光亮来,古老的围墙上的漆斑斑驳驳,只留下光秃的颓败。雨淋过,颇显衰老,湿漉着沁出一股股阴阴冷冷的呕人气味。

  也许这女子想起了什么。

  长亭那晚,骤雨初歇,惟独蝉在凄凄历历的鸣叫,一遍一遍的重复着那人的名字。

  曾经的曾经很喜欢,黄昏吹着风的软,星予在无中闪,细雨点撒在花前。

  那个有雨的日子,象轻尘一样你弥漫在空气中。新抽条的柳丝与细雨深情的纠缠不休,不舌缠绵的细诉一个个不为人知的秘密。雨点滴滴浸入紧紧相握的双手中,被皮肤吸收。此时雨水变成了胶水,粘住了手,粘住了步伐,也粘住了彼此的心。风雨交加的日子里,无晴却有情。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如今,终日凝眸,凝眸处,又添一段新愁。

  凝望,凝望。还是始终如一的干净青石路,干净的眸子。

  雨冷不丁的下个没完没了。烟雨朦胧。

  恍惚间,一滴冰冷的液体划过指间。微微闪动的目光。还有那滴冷冷液体承载一切有雨的日子。

  悄悄划过,真不知道。是雨还是泪。

余光中《听听那冷雨》片段100字

  雨天的屋瓦,浮漾湿湿的流光,灰而温柔,迎光则微明,背光则幽暗,对于视觉,是一种低沉的安慰。雨敲在鳞鳞千瓣的瓦上,由远而近,轻轻重重轻轻,夹着一股股的细流沿瓦槽与屋檐潺潺泻下,各种敲击音与滑音密织成网,谁的千指百指在按摩耳轮?“下雨了。”温柔的灰美人来了,她冰冰的纤手在屋顶指弄着无数的黑键啊灰键,把晌午一下子奏成了黄昏。

我喜欢雨200字

  下雨了,淅淅沥沥。我喜欢雨,所以盼望下雨。

  咚咚,听,雨点在敲门呢!嘘,它还在跟我说话。叮叮,唰唰,哗哗,小雨在讲故事,讲它环球旅行的故事。

  雨慢慢下大了。空气清新极了,一切都焕然一新。仿佛正在洗澡似的。雨就是位慈爱的母亲,用双于抚摸着她的每个孩子。一朵朵伞花在路上陆续绽放,它们是在互相比美吗?那朵朵伞花下,总会有阵阵笑声荡漾开来。而雨又在他们身旁静静地聆听着,这美妙而又无忧无虑的笑声。

  不知不觉,雨渐渐小了,尔后就停了。树叶抖抖身上的雨珠,打算再次迎接明天的太阳。那伞花的花瓣收拢了,等待下次雨的到来。一切又恢复了原样,只是地面上多了几处水潭。雨什么时候还会再来,谁也不知道。

  我喜欢雨。

雨100字

  雨像刺一样的打落下来,可我喜欢雨,雨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可以让我们从黑暗中走出光明,每当我不开心的时候,都期盼着下雨,然后我再出去,被雨淋着,觉得好舒服,一切的伤心的没有了,雨还是哗啦啦的下个不停,我的伤心慢慢的消失,变回了开心的我,自然的我。一切又是那么的美好,一切又是那么的明朗,太阳出来了,彩虹出来了,我的心情又好了!

  我喜欢雨!

雨300字

  雨,沙沙地在屋外奏起了一曲撩人心悬的合奏曲,

  这歌声好不让人惊羡啊!

  此起彼伏,慢慢的,雨大了,大了、大了。

  雨像瀑布般飞泻着,与笨重的水泥地擦出沸腾的火花,

  如同一块心头大石悬空而下,

  哇!真痛快啊!

  心中那份欲动的情感被悄然唤起。

  慢慢的,雨小了,小了、小了。

  雨丝如柔软的发丝,如牛毛般细的花针,如沐浴着和熏的春风。

  心中那份情感异常强烈,不安的心,再也静不下。

  奋起夺门而出,放开双手,沐浴着雨,

  任由它抚摸我的肌肤,温暖着我的心房;

  任由风吹乱我的长发,任一切流言蜚语在耳旁掠过。

  我只知道,今年这场雨,好让我迷恋。雨仍在下着……

  温柔的它,抚平了我内心的伤,

  心头上的喧嚣,早已销声匿迹。

  不知为何,这雨如此让我迷恋,如此疯狂,

  抛弃淑女的形象,放开心胸,毫无避忌的享受雨的熏陶,

  那感觉好熟悉,啊!那是被我遗忘的心啊!

  真的,真的不愿离去,

  不知为何,悄然爱上这雨……

雨500字

  再次踏上柳江边那斑驳的石阶,即使雨还是在纷飞不停,我的心情却依然是恰好的。凭栏远望,如此自由,如此惬意。

  先是一滴小小的,微不足道的细雨,接着雨点们就像跳伞兵一样,听着教练的命令,一个接着一个地跳了下来。有些小伞兵们迫不及待了,抢着挤着争先恐后地飞跃而下,这才有了丝丝的细雨。

  聆听漫天花语,那是细雨打落下的——还余留着淡淡的清香;遍地的青草上,雨也在这留下了作为,那是滋润小草与大地的生命之源。江上泛起阵阵涟漪,雨姑娘给予着自己的汗水;人们撑起伞,形成了伞花,亮丽的风景线,这也是离不开这顽皮的雨。

  雨下着,人也在看着。只见雨点洒扫了整个青石路面,湿漉漉的,就像真有洒水车经过一样,似乎所有灰尘都被这洒水车喷出的水给洗涤了。这雨,不仅是平凡的雨,在路上,他还散发着光环呢。

  我爱这雨,这不是声势磅礴,仿佛一切不能够阻挡的暴雨,反而之,我还更喜欢蒙蒙细雨。云作雨滴,从天空上淌下来,悄然无声,慢慢地在人心中流淌。细雨如银针,仰起头感受这番美丽,脸上酥酥麻麻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与由内而外的痛快。在雨中,世间万物都好像与自己隔绝,我就好像在一个空白的世界,所有都凭稀稀落落的雨点来构成与想象。

  霎时间,雨住了。很快地,太阳便从乌云中冒出头来,闪着金光。,映出一片白云,也把我周围花花草草上的露珠映得闪闪发光,以及天那边的一道七彩线。没了雨的支撑,刚才还汹涌的江立即黯淡了神采。天晴,人们也不约而同地收住了伞。

  这雨真美!

春天的雨150字

  春天是万物复苏的季节,我像一只自由的小鸟,在春天的深处游走。

  小草从土里探出头来,想要一览春天的风采;百花齐放,装点着春天的美丽;杨柳抽出新的枝条,长出嫩绿的柳芽,仿佛在谱写美妙的春之歌;布谷鸟站在柳树上,好似一位歌者,准备一展歌喉,歌唱春天的美丽;蝴蝶犹如一位舞者,在鲜花丛中翩翩起舞,向游人展示着自己的曼妙的舞姿。

  “沙啦啦沙啦啦”雨这个调皮的孩子也来凑热闹了。每一块岩石,每一丛绿草,每一片树叶都变成了琴键,飘飘洒洒的雨丝变成了轻捷柔软的手指,弹奏出一首又一首优雅的小曲。

  “叮咚”

浙江温州平阳县鳌江镇第五小学六

二年级作文 http://www.0s.net.cn/zuowen/er/113462.html
【下一页】转载分享本站内容www.0s.net.cn,请保留文章来源信息和链接!
六年级作文 五年级作文 四年级作文 三年级作文 二年级作文 一年级作文 作文 上一篇:美丽的乡村 下一篇:小草